一年工作心路历程
2017/11/13
83

初到单位,学生厌学的表现很突出,我很沮丧很困惑很迷茫。

反思原因,我觉得学生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所以我要克服思维定势,不戴有色眼镜去看他们。我觉得如果将小孩当成天使去培养,那他们就会是天使。

 

读了几本书,感受到“爱”。感受到:生活就是艺术,教育就是爱!

我读了《好妈妈胜过好老师》,读的时候我一直在反思,我觉得我的心里流出了泪水,这泪为青春岁月而流,为老师特别是初高中老师而流,为我自己而流,为我的同学们而流······我得到了很多启发,比如对于语言学习来说,很多人的对于我们母语和外语的学习兴趣就是在读教材中渐渐失去的,如果给大家读小说,该多好,即使不能保证所有人都喜欢,但是至少不讨厌啊。我记得我高中时特别想看狄更斯的小说,结果学校天天做卷子,简直找不到时间来读···如果我的孩子再学外语,绝对不能像我这样了,本来我的外语可以学得更好更地道的,结果······我现在尽量做到不毒害我的学生。《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一书中,作者提到她女儿学语文的事情,就是阅读大量的小说和其他书籍。而不是肢解教材上的几篇文章。还读了一本书《第56号教室的奇迹》,是位美国小学老师写的,我看了很感动。

如果概括这两本书的共同处的话,我想是:爱。

什么是“爱”呢?“爱”是什么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和感悟,有多少人真正理解了“爱”的含义呢?

我觉得,具体来说,爱是尊重,是平等,是包容,是宽容······打个比方说,爱是什么呢?虽然大家都活在这个人世间,是个活人就免不了会受苦,但是爱是能让心灵悠游天国的护照!其实哪件事情要做好,都要有爱。老师心里有爱,才能和学生有更好的交流,做生意的人心里有爱,才能让顾客满意······我想在这之前我对“爱”的理解很片面,或者没有很深的理解,我很困惑。好像我们的教育中一直不太谈这个问题。(因为要严防早恋!哈哈)现在在工作中我感受到了,我觉得,爱是一种接近无穷大的正的能量。我觉得不是人恋爱了就懂得爱了,在恋爱中很痛苦的多半并没有懂得什么是爱。证言法师年少时就出家修行了,她的对于别人对于生命的爱应该与恋爱无关。而所谓的因爱生恨更是没有参透爱的表现了。爱是一种能量,需要学习去感受、去获得这种能量的知识、技能、智慧。

我上课前就暗示自己:要爱学生,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即使在课堂上表现不佳也要鼓励和包容(奥巴马李开复也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课堂上趴着睡觉),日语学得不好的学生不见得就是不好的学生(俞敏洪的英语就不是特别好的,徐小平后来也没靠他大学的专业——音乐来谋生),一定要打破自己的思维定式。我的这种思维定式的形成于我接受的教育,就像尹健莉分析的那样,在“怕”的环境下长大,就是老师用自己的威严强制学生服从,而不是用“爱”引导孩子们走向光明与梦想。(叹息!)这样不是在培养人,这样是在制造奴隶,奴隶迟早会反抗的,因为爱好自由是人的天性。

现在在课堂上我觉得表面上看,我主要是给学生传授知识,而这些知识也许与他的以后的生存和生活关系不大,所以最重要的,我觉得是我要以一个老师的身份,让他们感受到被尊重,被肯定,重拾信心和勇气,去发现自己喜欢的和想要的生活(我的同学还有我的学生很多都是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不想做什么工作,而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做什么工作!培养“奴隶”的恶果在他们踏入社会时显现,就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不能解决自己成长道路上的问题,结果成了一大社会问题。),那样他们以后就会过着不会累的生活,多好!以后无论他们做什么工作,只要自己过得快乐,我觉得就是莫大的成功(即使没有人成了爱因斯坦比尔盖茨)。

 

所谓成功就是成功地成为了自己,而不是别人!所谓幸福就是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而不是别人向往的生活。

 

 三

2011年5月底,考职称计算机,从考场出来,我突然想到要是盖茨没有退学,不知道咱们要等到啥时候才能用上这么简便的windows······我们现在就可以用上简便的操作系统,就是因为盖茨没有放弃自己幼时的爱好和梦想······

我现在每天面对着可爱的孩子们,有着无限可能性的孩子们。我觉得我们中国的孩子(包括我自己)很小的时候也有很多奇思怪想,所谓的“异想天开”,如果没有被扼杀,如果自己知道要坚持,就会像盖茨一样,将自己的想法实现!是的,儿时的梦想!很多人选定自己一生的事业并获得成功,都源于儿时梦想的指引!比如莱特兄弟,再比如沃尔特·迪士尼······这个世界因为他们梦想的实现而更丰富多彩了。

 

所以我觉得每个孩子都是来自天国的天使,尽管常常是用双脚站立行走,但孩子内心的梦想是飞回天国的翅膀,坚持自己的梦想的人最后会回到天国的!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想的人,只要他是坚实地活在大地上的,会被天使接回的,因为他协助了别人实现自己的梦想!还有一种人是既折翼又浮躁的人,这样的人没办法从大地那里获得力量,又没有翅膀飞翔,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将去往何方,故而烦躁故而不安故而醉生故而梦死······天使坚守自己的梦想,最后改变了这个世界。天国其实也就是这个人间,不同的是心灵的感受。

 

关于“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是谁”这个问题,我想至此,我终于给了自己一个满意的解释。孩子从充满爱与信任的天国来,带着来自天国的灵感和梦想来到人间,他这一生致力于实现自己的梦想,因着自己的梦想,在追求的过程中他成为了他自己,也锻炼了翅膀,后来他就飞回去了。

 

基于这个认识,我又想到:老师应该在多大程度上介入来自天国的孩子的生命?(去年我在我的一位同事的空间里看到她写的一篇日志,是说她的高考报志愿的事情,回忆老师帮大家报志愿,一切以考上大学有书读为目标。她好像是81年出生的,去北二外学了日语,研究生毕业了来我们单位当了日语老师,貌似不是十分喜欢日语和教师的工作,几年前就在淘宝上开了卖儿童服装的店。看她的语气她也说不清当初的选择与现在的生活的纠结······)美国的老师,没有搞应试教育的中国老师(当然中国老师也是被逼的,或者是一种没有反思的集体无意识)那样操心和费劲,但是教育效果却比我们好很多。整体上而言,美国老师会更多赞美学生,会让学生感到来自“人”的关怀,对学生的提问报以欣赏,并鼓励学生自己寻找答案。教育和暴力之间的距离也许就是一张纸的厚度。我给自己的提醒就是:虔诚地赞美、欣赏、鼓励、包容、感谢学生!我看到仅仅不到一个学期,我的赞美、欣赏、鼓励、包容就有了效果,大一的班上的孩子们,主动积极的人越来越多了;大二的一个孩子昨天对我说,老师你要是从大一就教我们,我们肯定学得比现在好,听这话我差点要泪流满面了,悲喜交加······

所以我跟学生聊天时,如果他们困惑于自己未来的出路,我会引导他们问自己的内心,你的梦想是什么?去找到自己的翅膀,你的心就会飞翔!(我有个大三的学生,日语不错,但她总对进入日企后的人际关系方面的烦恼忧心忡忡,我问她她的梦想是什么,她说是警察,我说不要放弃你的梦想。她说老师,你呢?我说是画家和作家。她鼓励我说:老师,你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

 

我反思我们80后受到的教育,我的很多同事,聊天时也说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很多毕业生找工作时,也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当一个人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时,自然什么也得不到······也就是“我是谁”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在我的孩子们那里,我看到,大致可以分为3类,第一类是喜欢日语的,第二类是不喜欢也不讨厌的,第三类是讨厌日语的。第一类孩子我要保护他们的兴趣,教知识,教思考的方法,鼓励他们挑战自己主动去发现更多的内容(比如哲学方面的书,语言学习离不开思维的训练),让自己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第二类孩子,我就争取让他们喜欢日语,喜欢学日语的感觉,我尽量展现日语有趣的地方,在他们学习过程中给予宽容鼓励和赞美,让他们有一个愉快的学习体验。第三类孩子,如果他有自己明确的喜欢的东西,我就鼓励他们追求自己爱好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同时日语也要确保合格的水平,如果有孩子面露难色,我会鼓励他,相信自己,挑战自己!

 

我觉得传统的教育理念“传道授业解惑”已经不适用在这个时代了。现在一直在提的“学生的主体地位,教师的主导作用”,我读书的时候没有感受到,现在的90后,我问了一下,也没有什么改观,中国大学前教育以考大学为终极目标,很功利,这个恶果在学生毕业时就一下子暴露了。“传道”很需要,但是“人道”更重要,我自己的感受是上学时很压抑,总有很多让人怕的东西存在着(总感觉老师或者学校的管理者好似法官或者警察,我们像犯人······在这样大的背景下韩寒几乎就成了一代人的偶像了)很少感到鼓励肯定和赞美。《武林外传》的编剧宁财神就说,自己之所以写出这个故事是因为有人在网上看到他写的东西以后夸他说写得好,之前从没有人夸过他,于是他就一直写了下来。我觉得,芙蓉姐姐和凤姐的“大无畏”的自信可以看作是对我们所接受的压抑和打击我们自信心的教育的一种绝地反击。孩子是天生的探险家,但是急功近利的灌输和填鸭式的“授业”,剥夺了我们探索发现时的探险的乐趣和有所发现时的成就感。更重要的是,培养了奴隶、看客、旁观者,这样的人很难去主动积极地构建自己人生!我在当老师,我也在当学生,给学生“解惑”,但我会有意识提醒自己也听学生的想法,我的答案只是过去和现在的情形,并不表示将来也一定会这样。留出空白和余地,鼓励学生再去探索发现。

 

有时候,我也会在不经意之间伤害学生,下课后我会立刻跟他道歉。是我的思维定势,或者是我无意中继承了我的老师们的教育方法,而这个是我需要反思并排除出去的。我提醒自己尽量不说孩子们听了无数遍以至于很烦的那种话,如:请大声点儿,好吗。而是说:你能让我荣幸地听到你的声音吗?或者说如果你今天嗓子不舒服的话,就请坐下(这个时候我想她感受到了人文关怀,所以她反而没有坐下,而是说没有,然后回答问题,总之是有了进步!)或者说:其实你声音挺好听的,要是能再大一点就更好了(尽管其实我压根儿没听到她发出的声音)。给学生指导演讲比赛,我没说你这稿子不行,我就问“你这稿子能打动你自己吗?我说要感动别人先要感动自己,对吧?”中国学生的稿子都写得空泛,于是我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个性的才是大家的,前面一句好像是张艺谋说的,后面是我加的······你能想出那个作家是把自己的第一稿拿出来发表的吗?”学生听完表示一定要修改。然后学生说要我看她模拟演讲,给提点建议。不过我最先说的是:你要先听表扬的话还是后听表扬的话?学生很诚恳地说:我要听批评的话。(其实人表现完自己一番后,尽管知道还有很多问题,但都渴望得到些许肯定的,直接当头就提出批评,是在解决具体的问题,但是忽视了那时学生心理的诉求这个最重要的问题!我这句话虽然没有具体说出表扬的内容,但是起到了表扬的作用,我为我自己感到骄傲,当时我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感到教育是一门艺术,艺术里就有虚构和想象的成分,我不能因为学生现在的的状态不佳(这种状态不佳也许只是因为走错了教室,或许其他专业的课程更适合他,这个还不是最严重的,以后不走错工作岗位就好!)就沮丧,而应该把他们想象为世界上最可爱的和最棒的学生!我暗示自己:我拥有世界上最棒的、最可爱的、最令人感动的学生!

 

我觉得自己是富有和快乐的人!拥有引导孩子们年轻的心灵的天职,所以富有,每天把赞美当做礼物送给学生,所以快乐。

 四

 

教人和做人是相通的,人做好了,做什么事情都是无往不胜的。很多问题就是做人的问题。知识总是会被新知代替的,但有些东西会沉淀下来。我这样暗示自己,所以我觉得我的每个学生都有无限的可能性,哪怕他日语学得不好,比起知识,我感到我给他们的尊重和帮他们找回自信更重要!


我曾经就是教育机器下的奴隶、看客、旁观者,现在我在排毒,在救赎······

 


微信中心

关注服务号